台灣韓劇DVD專賣店

返回頂部

《我的美麗新娘》分集劇情介紹


台灣韓劇DVD專賣店 / 2015-08-10

 

 

韓劇我的美麗新娘DVD高清完整版

《我的美麗新娘》是韓國OCN電視臺於2015年6月20日起播出的周末迷你連續劇,由金哲圭導演、李政孝編劇,由金武烈、李詩英、高勝熙、柳承修、樸海俊主演。該劇主要講述了為了尋找消失的新娘的某男子,他的無條件的愛和憤怒的故事。


導演: 金哲奎

編劇: 劉成烈

主演: 金武烈 / 李詩英 / 高勝熙 / 柳承秀 / 樸海俊

類型: 動作 / 愛情 / 懸疑

官方網站: program.interest.me/ocn/mybride

制片國家/地區: 韓國

語言: 韓語

首播: 2015-06-20

集數: 16

單集片長: 60


劇情簡介

平凡的銀行員金度恒(金武烈飾)終於向戀人尹珠英(高勝熙飾)求婚,準備好的戒指終於戴在珠英的手上。他們多年苦心經營的愛情終於要有結果。金度恒懷著激動的心情下班回家,珠英卻在這時神秘失蹤了。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珠英身影的度恒去找警察報案。另外,失蹤專案組組長車允美(李詩英飾)負責偵查此案,調查這其中的關聯事件,對於度恒不信任自己警察的能力而感到無奈。珠英對於那個不堪回首的過去始終不能釋懷。新娘的消失漸漸揭開一個巨大的幕後[4] 。


我的美麗新娘分集劇情介紹

第1集

   “影子”是高利貸下屬的一個秘密組織,一旦欠債的人沒有能力償還債務,高利貸首腦就會派出“影子”組織對欠債者實施人身傷害,女的大多數被轉移到遠離原來住地的城市賣淫,男的則被弄殘身體淪落為乞討者,這些欠債者不管被迫害成什麼情況,到最後都逃不過“影子”組織販賣器官的結局。欠債還錢雖然天經地義,“影子”組織使用非法手段迫害欠債者已經觸犯法律,女警車允美為首的警察深夜出門抓捕“影子”頭目宋鶴守。敏浩是車允美的同事,車允美趕到娛樂會所的時候血站已經結束,“影子”組織與警方兩敗俱傷誰也沒有討到好處,敏浩受了傷倒在地上急需醫治。車允美沖進娛樂會所在一間包廂中找到作惡多端的宋鶴守,包廂內一片狼藉散落瓶瓶罐罐,之前顯然進行過一場激烈的博鬥,宋鶴守全身上下沾滿血液看起來非常嚇人,車允美舉起手槍命令宋鶴守投降。宋鶴守沒有乖乖投降,而是揮起一只酒瓶砸向車允美,二人在包廂內發生博鬥,宋鶴守雖然已經傷痕累累對付車允美卻不在話下。一名男警察迅速趕到開槍打中宋鶴守,車允美驚魂未定向男警察投去感激的目光,宋鶴守中槍倒在地上再也沒有站起來。銀行科長金度恒與一名相親對象見面,他其實即將結婚不需要再相親,相親對象弄清原因一臉不悅。金度恒的未婚妻叫珠英,一名年輕男子在路邊餐廳搭訕珠英,年輕男子提議搭載珠英坐車前往海邊旅遊,珠英有胸有腦猜到年輕男子非奸即盜,以年輕男子的年齡還沒有能力購買一輛價格昂貴的跑車,珠英一眼識破年輕男子的底細。年輕男子原形畢露灰溜溜離去,金度恒趕了過來送了一枚鉆戒給珠英。樸俊浩是高利貸公司的小頭目,一名姓崔的男子欠債沒有按照約定時間還錢,樸俊浩帶著一夥手下上門找崔先生算賬,崔先生挨了一頓教訓倒在地上難以站起來,樸俊浩接到崔先生親屬的一個電話,崔先生哀求樸俊浩放過他的親人。樸俊浩接到金度恒的電話,金度恒是銀行科長與樸俊浩有業務來往,樸俊浩獨自一人與金度恒在一家餐廳見面,金度恒長話短說提出與樸俊浩合作,樸俊浩以為接下來會與金度恒滔滔不絕討論如何合作,結果金度恒什麼話都不說告辭離去,成功來得太順利,這令樸俊浩產生了一種身在夢中的感覺。金度恒離去之時贈送一盒食物給樸俊浩,食物裝在一個紙盒裏面放在桌上,樸俊浩打開紙盒發現裏面有一些紅棗和蛋糕,等到他回過神的時候金度恒騎著自行車出現在餐廳樓外。在他的註視下金度恒騎著自行車揚長離去,全程沒有回頭向餐廳看來。入夜,金度恒下班回到家中,家中空無一人,未婚妻珠英沒有像往常那樣在家中等候金度恒回家,金度亨心中升起不妙呼喊珠英的名字,偌大的房間回應他的只有空洞的回音。珠英顯然已經失蹤,金度恒心中漸漸升起不妙。四天過去,珠英依然沒有回家,金度恒惴惴不安前往警局報案,一個姓高的警察例行公事記錄金度恒匯報的失蹤案件,金度恒希望警方加快力度尋找珠英,高警員毫無同情心輕描淡寫認定珠英可能是在親友家中居住,在他看來一般女人失蹤大多都是在親友家中居住,雖然他的觀點有一定的道理,但卻在一定程度上激怒了金度恒,換而言之,如果換成高警員愛人失蹤,他勢必也會像金度恒一樣爭取一切希望所有警員都全力參與其中,金度恒情緒激動抓住高警員的雙肩不放,他希望高警員立即出動人馬尋找珠英。珠英失蹤之時使用過驗孕棒,金度恒回到家中從親友手中接過一根驗孕棒,從驗孕棒的顯示可以得到珠英已經懷孕的結論,金度恒愈發感到不安擔心珠英已經遇害,如果珠英遇害就是一屍兩命。車允美帶著幾個手下前往金家,金度恒開門迎接眾人,房內擺放著許多珠英的相片,車允美進入房間仔細查看每一張相片,珠英無故神秘失蹤,也許其中一張相片包含著她失蹤的原因,車允美辦事極其認真沒有放過一張相片,金度恒站在一邊註視眼前的美女警察辦案。

第2集

   未婚妻珠英無故失蹤,金度恒過幾個不眠之夜迎來上門調查的車允美。房間裏擺放著許多珠英的相片,車允美看完相片開始像金度恒了解珠英的背景,三年前一個雨天,下班的金度恒站在公司樓下等候雨停珠英來到樓下避雨吸引金度恒的註意,他在一瞬間感覺整個世界充滿了希望。在一種難以言明的情緒操控下,他主動拿出手上的雨傘送給珠英。大雨還在下個不停,金度恒送完雨傘頂著公文包奔入雨中,珠英忽然在後方叫住了他,打著雨傘跑到他面前,珠英主動提議前往附近的餐廳吃飯,金度恒驚喜交加接受珠英的提議。二人在附近找了一家餐廳點上酒菜一邊品嘗一邊聊天,金度恒以為就此與珠英戀愛,珠英卻在不久之後無故消失一年,在珠英消失的一年內,金度恒多方打聽亦無法找到珠英,一年後珠英再次回到他的身邊,他沒有追問原因繼續與珠英戀愛。車允美了解金度恒的戀愛史返回警局查看監控錄像,一名男同事與車允美推敲珠英的身份,珠英疑似認識高利貸打手頭目宋鶴守,此人在車允美的抓捕下已經伏法,男同事猜測珠英與宋鶴守有不尋常的關系,宋鶴守伏法之後被法院判決十年有期徒刑,珠英放下心頭大石再次與金度恒交往,後來不知什麼原因她再次失蹤,她的失蹤應該與宋鶴守有關系,宋鶴守已經提前出獄,珠英可能是擔心金度恒受到牽連所以才再次失蹤。金度恒在車中發現一個號碼,撥打過去意外與樸俊浩聯系上,兩人都不認識彼此,金度恒升起疑心盤問宋鶴守的身份,樸俊浩反問金度恒是何人,金度恒心中升起不妙趕緊掛掉電話。一個叫趙夏恩的女人疑似被高利貸的人抓走,趙父要死要活找高利貸的人要人,金度恒對忽然被抓走的夏恩產生了疑心,也許夏恩正是珠英的真實姓名也不一定。金度恒托同事查明電話號碼的住址,並且找到了地方,正在猶豫要不要進去的時候,一個大個頭從裏面出來了。出來的大個頭前往一處秘密窩點會見幾個手下,金度桓暗中悄悄跟蹤大個頭,二人一前一後進入一幢樓房在一條堆積許多雜物的過道行走,大個頭察覺到身後有人跟蹤出奇不意蹲下身子假裝系鞋帶偷偷看著金度恒的動靜,金度桓無奈只能繼續向前走,大個頭見金度恒走過之後進入到過道旁邊的一個房間裏面,而金度恒卻在一條旁道拐了彎。金度桓躲在旁道看著動靜,看見正在房間教訓趙社長的樸俊浩,金度桓站在房間外面往裏瞟了一眼迅速離去。樸俊浩是金度桓的合作客戶,金度桓前往娛樂會所與樸俊浩喝酒,在喝酒過程中他心不在焉不在狀態中,樸俊浩雖然覺得他有些奇怪,但沒有往心裏深處去想而是繼續喝酒。聚會結束,金度桓與樸俊浩離開包廂前往停車場取車,樸俊浩留下了金度桓的一個電話號碼,他發現電話號碼跟一張紙上寫的號碼一模一樣,不久之前樸俊浩接到金度桓打來的電話,金度桓在電話中問起樸俊浩的身份,樸俊浩產生警疑記下金度桓打來的電話號碼,讓他想不到的是,金度桓就是號碼的主人。金度桓見樸俊浩神色不對勁,立即追問樸俊浩是否認識珠英,樸俊浩似乎認識珠英,他的臉上升起殺氣命令幾個手下襲擊金度桓。別看金度桓天天待在銀行辦公,他其實還是一名博鬥高手,轉眼功夫幾個打手全部趴在地上,樸俊浩大吃一驚 不知如何是好。金度桓加大油門順著馬路向前急行,由於車速太快以至於引來了一名交警,在交警的阻攔下金度桓不得不停下汽車,交警欲對金度桓例行公事罰款,女警車允美現身為金度桓說情,交警這才打消處罰金度桓的決定。金度桓駕駛的汽車引起交警註意,車後箱裏面似乎藏著什麼東西,一股類似冷氣的氣團從車後箱裏面飄出來,一名交警打開車後箱發現一具男性死屍, 另外一名交警如臨大敵拷住金度桓。車允美沒有料到金度桓駕駛的汽車後面藏著一具男性屍體,她來到車尾定睛打量後備箱,內有一具光著身子的男性屍體。

第3集

   屍體不是別人,正是在一周前已經假釋出獄的宋鶴守,車允美不能接受宋鶴守出現在金度恒的車子後備箱的事實,此時的金度恒已經坐在警車裏,面無表情回想著之前發生的所有事情。樸俊浩以酒駕醒酒的理由被強制性拘留一天。金度恒被車允美帶到審訊室內,同時得知樸俊浩的真名為樸泰奎。車允美和樸刑警猜測金度恒因為得知珠英以前是宋鶴守的女人才殺了宋鶴守。車允美到審問室審問金度恒,金度恒卻問死的那個人是誰,讓車允美感到很是吃驚。車允美讓金度恒說實話,金度恒堅持說自己不認識死的那個人,車允美拿出宋鶴守的照片想看看金度恒的反應,金度恒面無表情的樣子讓車允美感到疑惑。再次詢問下,金度恒還是不肯說出實話,卻在反問車允美問題。樸刑警問允美為什麼沒有把宋鶴守和尹珠英的關系告訴金度恒,堅持要查出此案。金度恒被帶到拘留所中,失蹤組以金度恒周邊相關人物展開調查,卻依舊沒有什麼線索。車允美決定把珠英和宋鶴守的關系告訴金度恒,金度恒始終不能相信兩個人之前有過關系,下定決心要找到珠英。車允美找到了曾經和珠英一起工作的好姐妹姜貞花,告訴了貞花珠英現在的情況,並且詢問貞花有沒有聽珠英說過她的初戀,貞花想到幾年前珠英在街上碰到了喝醉酒的度恒,珠英滿臉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這個人,始終不敢相信度恒就這樣再次出現在她的面前,珠英放棄當晚自己的工作去找不省人事的度恒,看著眼前這個曾經愛過的男人,一時間百感交集,輕輕的在度恒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正巧此時度恒也醒了過來,驚慌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錯了。珠英謊稱自己是這裏的服務員,便驚慌的走開了。度恒相信自己沒有看錯,追了出去,卻沒有看見珠英的人,服兵役的時候每當有空便來到這家店門口等珠英,可是珠英再也沒有在這家店裏出現過,度恒便是珠英的初戀,珠英對於宋鶴守的背叛也是因為再次遇到了度恒。樸刑警反反復復的查看度恒工作的銀行地下車庫的監控錄像,發現了宋鶴守出現在畫面中,樸刑警確定宋鶴守去找過金度恒,於是便照著宋鶴守當時的路線重新走了一遍,發現宋鶴守那時打了一個電話然後離開了到了一個咖啡廳,似乎在等著誰,而在路面遠處的監控錄像裏發現了金度恒的身影,車刑警更加確定了金度恒在珠英失蹤的當天和宋鶴守見了面。即使這樣,車刑警再度詢問的時候,金度恒還是否認。車允美一氣之下抓住金度恒的衣服質問他為什麼要殺了宋鶴守並且綁架了珠英,度恒一再否認自己沒有殺宋鶴守,樸刑警進來拉走了車刑警並且告訴度恒他完了。樸泰奎被拘留所放出來以後在門口遇見了車允美,車允美問他是否認識尹珠英,樸泰奎想到了之前金度恒也曾經問過同樣的問題,予以否認便離開了,在路邊等車的時候有一個人給他打了電話,此人正是徐理事。樸刑警根據自己的猜測推測了金度恒殺了宋鶴守的情況,金度恒用堅定的眼神看著樸刑警否認自己殺害宋鶴守,樸刑警帶著人強行進入金度恒的家裏搜索,發現了在冰箱一角的血跡,在用噴霧劑的幫助下發現了在廚房的地上的有一大攤血跡。在拘留所裏的金度恒回想那天自己和宋鶴守見面的情景,度恒當時拿著錢讓宋鶴守不要再去找珠英,宋鶴守卻說找他不是因為珠英的事情,是因為自己以後要和度恒工作的銀行合作,金度恒很疑惑,宋鶴守告訴他他們倆見面的事情不要告訴珠英。

第4集

   因為不能接受金度恒殺害尹珠英的事實,車允美沖進拘留所打了金度恒。正在這時一個律師進來把金度恒帶走,此人是金度恒母親的助手,金度恒與母親見面,但母子的似乎並不是很好,度恒母親遞給他一份關於尹珠英的資料,告訴他尹珠英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度恒聽到後很生氣,要求司機停車。回到家後看到被樸刑警撬開的門鎖和廚房裏依然存在的噴霧劑痕跡,一時間坐在地上痛心不已,不知道珠英到底在哪有沒有受傷。吳刑警找到了尹珠英當天從家裏出來之後的蹤跡。事情漸漸浮出來,宋鶴守在當天和金度恒見完面之後便打了電話給正在家裏做飯的珠英,珠英請求他不要傷害度恒,宋鶴守卻讓她重新回到他身邊,因為受到極度的驚嚇,珠英流產了,當度恒回家的時候珠英已經出去了,留下戒指去了婦產科,但是珠英只在醫院呆了一天就回家了,珠英不希望珠英知道這件事,便把廚房中的血跡擦了..........車允美現在認為宋鶴守不是金度恒殺的,但是樸刑警卻不同意這個觀點,認為允美因為金度恒的母親底牌比較大而害怕。金度恒想到樸泰奎,便到之前跟蹤到樸泰奎的地方找他,卻遇見樸泰奎被打的傷痕累累之後拖走,金度恒為了在樸泰奎那裏問出珠英的下落,只身攔住帶走樸泰奎的車用磚頭砸了車前窗,車上的兩個人下來追趕金度恒,度恒卻騎著自行車直接沖到了車前把手套打倒之後將樸泰奎帶走。樸泰奎對金度恒一直問他尹珠英的事情感到很郁悶,堅持稱自己不認識尹珠英,但是腦海中又閃現出一個名字-尹珠熙,但是又想不可能是尹珠熙。度恒聽到這個名字感到很驚訝,樸泰奎把尹珠熙的事情說了給度恒聽,度恒更加確定尹珠熙就是他的未婚妻珠英。正當倆人交談的時候樸泰奎的電話響了,是徐理事,金度恒把電話搶過來接了,自己不認識對方,但是對方知道自己,讓度恒感到很疑惑。就在度恒在打電話的時候樸泰奎偷偷地拿出變壓器將金度恒電暈並由手套帶回,途中金度恒感到事情不妙,以想上廁所為由打算離開,偏偏幾人不信,度恒便真的在車上做了此事。兩個人將度恒帶到衛生間將度恒的繩子解開,度恒抓住機會逃跑,在一個賓館裏洗褲子的時候想起以前和珠英一起去買衣服的情景,發誓一定要將珠英找到。度恒從賓館出來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兩個黑幫的人,雖然不能確定但是度恒還是不放心,便走到旁邊的餐廳拿了一個叉子在手中,兩人快接近度恒的時候突然接到電話退一步的指示,度恒因此松了一口氣。姜會長質問秘書怎麼還沒有找到殺害宋鶴守的兇手,秘書不敢回答,生怕說錯了話。徐理事接到姜會長的電話前往姜會長的地方,姜會長一直懷疑是徐理事殺了宋鶴守,徐理事雖然慌張但是也否認是自己殺害的,徐理事對姜會長承諾會找到殺害宋鶴守的兇手,雖然這樣承諾,姜會長始終認為是徐理事下了黑手。姜會長開始尋找尹珠英。因為弄丟了金度恒,手套回到辦公室便遭拳打。徐理事同時也開始找珠英。金度恒回到家裏發現珠英的哥哥嫂子來了,哥哥說要給珠英弄尋人啟事,問金度恒要錢。金度恒問他是不是他把樸泰奎的號碼給珠英,哥哥無奈只能承認。哥哥在說的時候無意中說到了珠英的姐妹姜貞花,便去找貞花,同時允美也來找貞花問他有沒有看到宋鶴守來過。姜貞花無意間說出了金度恒的名字,讓允美感到懷疑,正當允美打算追問的時候金度恒找來了,問了珠英的消息之後便離開了。允美這次打算和貞花追問到底,貞花無奈只能全盤托出,見過金度恒只是在兩年前在問珠英借錢的時候見過,之後就再也沒見過。金度恒想到之前樸泰奎之前說過哥哥的債是珠英還的,但是不知道具體情況,便打電話給正打算收拾行李逃跑的樸泰奎,樸泰奎忙於逃跑沒接。車允美來到金度恒家附近的炸雞店裏,店老板向允美說明了當時金度恒在店裏拿叉子出去的事情。徐理事帶著手下來到夜總會找貞花問珠英的下落,貞花一直都說不知道,徐理事便讓手下到休息室把貞花的手機拿來,發現了一個電話,受到威脅的貞花只好告訴徐理事珠英的下落,原來珠英一直在仁川呆著。貞花在房間裏以腳抽筋為由拿著高跟鞋打傷了黑衣男跑出去打電話給度恒告訴他珠英的下落讓他抓緊去找珠英。

第5集

   金度恒家附近的炸雞店老板曾經是度恒的同學,老板向允美說起了高中時候的事情。高中時候,金度恒在學校就是個有名的人物,性格剛正耿直連學校的老大都不敢惹。尹珠英同樣也是校花級別的人物,珠英的媽媽在學校門口賣水果讓珠英感到很丟臉。放學後度恒來到珠英母親的攤子上買水果,珠英以為他看到了剛才的事情,半路把他攔下來威脅他不許說出去,度恒沒說什麼話反倒給珠英一個橘子,讓珠英很堂皇。那之後,金度恒都會時不時的看著她,她偶爾會和度恒對視。珠英感謝他沒有把那天的事情告訴別人,度恒聽到之後認為珠英因為自己的母親在門口感到丟臉,珠英聽到之後反駁了幾句之後離開了。到學校門口又看到了自己的母親在門口賣水果想躲開,金度恒卻拉著她走到了攤子面前,這下所有人都知道了自己是賣水果大媽的女兒,丟臉的走開了。金度恒找到尹珠英,兩個人坐在那裏說著話。隔天珠英被同學欺負遇到險境金度恒趕來救走珠英和混混打了起來,事後幾個人被退學幾個人轉學。而金度恒也轉學,珠英退學了。度恒找到退學的珠英,坐在銀行裏,珠英告訴度恒自己要改變,讓度恒以後不要找她。也是從那個時候起,度恒決定要做一個銀行員。車允美來到金度恒家裏將門修好之後,來到房間裏不明白為什麼金度恒要說謊,於是猜測是珠英不想度恒知道自己的過去。珠英在高中被欺負的時候,曾經寫過一封情書給度恒,可惜當時度恒只是把它收起來並沒有去看裏面的內容,當度恒再次拿起這封信看的時候珠英已經走遠.......徐理事知道珠英的地方派人過去找她,此時度恒也已經在路上。手套找到了李真淑,逼供她珠英的蹤跡,李真淑對於威脅並沒有妥協,反而店員害怕告訴了手套珠英的下落。得到消息後,手套立刻帶著手下向碼頭邊追去。金度恒在一家店裏發現了黑幫的人,便知道珠英在這裏,度恒打傷了黑幫之後跑向碼頭找珠英。此時珠英正在電話亭準備打電話,徐理事知道貞花逃跑之後下令一定要把她抓回來。珠英打電話給貞花,電話剛接通便被手套找到打暈帶走。貞花聽到電話那邊沒聲音便知道事情不妙,急忙打電話給車允美,允美接到電話之後立刻追蹤金度恒的手機趕了過去。金度恒到達碼頭的時候發現珠英已經被帶走,不過還好並沒有走多遠。度恒跑到前面將木樁推倒攔住了車子。看到珠英之後想帶珠英離開卻被其他打手襲擊,重擊倒地,度恒偷偷把手機關機假裝向手套求情把手機塞到手套的衣服裏。手套在眼前將珠英帶走,度恒卻無能為力心痛不已。度恒看到珠英的一只鞋子還留在那裏,想去拿卻暈倒在地。3年前,珠英在做臥底搜尋宋鶴守犯罪的證據的時候被徐理事發現,徐理事威脅她,因為徐理事拿著珠英剛才留下的錄音筆,裏面還留有徐理事的聲音,而且知道讓她幫忙的警察是車允美。徐理事給珠英足夠的宋鶴守犯罪的資料....因為珠英知道徐理事的秘密,徐理事不得不比姜會長先找到珠英,以免威脅到自己。天下起了雨,暈倒在地的金度恒也因此清醒了過來,走過去將珠英丟下的鞋子撿起來放在懷裏,自責自己不能找回珠英。金度恒打電話給車允美告訴他手機的事情和珠英的情況讓她抓緊趕過去。在警署的樸刑警也知道了此事讓吳刑警把金度恒的手機追蹤也發給他一份便離開了。在車上的珠英清醒過來之後利用之前度恒交給他的防身術打傷了身邊的黑幫,迫使車子撞向路邊停了下來。珠英下車後立刻逃跑到附近的一個工廠裏,隨著手機追蹤的度恒和允美也來到工廠裏尋找,樸刑警也到達。徐理事告訴手套被跟蹤了,手套懊惱不已。度恒在工廠裏尋找的時候遇到了手套等人,在一陣激烈的搏鬥之後金度恒重新脫身尋找珠英,珠英躲在一角不知該如何是好。正巧有一個人來到這裏,珠英感到不妙在周圍找到一根棍子準備出去,剛要出手便被攔下來,來找她的不是別人,正是金度恒....


待續......